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逼婚总裁诱宠娇妻 >> 正文

【荷塘】大市中学里的爱情故事(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出茶场,下胡家坳,右边的大寨田石砾横陈,一沟碎石将原来的海绵田堆得面目全非,那曾经种植过的高粱、红红的穗子,沉甸甸的,早已消失在历史的烟云中;左边的一片桐子林也荡然无存,那曾经“云开云合合还开”的桐花盛开得惊艳,也只能在记忆中搜寻了。还来不及叹息,就到了大市中学,那是留下我童年时代所有欢乐的地方。我无数次写过它,但每写一次,都有常说常新的话题。

站在大市中学的操场,原来的记忆完全被颠覆了,房子全部被重新做过,还散着甲醛的味道。格局也发生了变化,原来向南是一处开阔的豁口,现在全封闭起来了,虽然一切都变了模样,但我尤记起那豁口边上的一块油菜地里曾经藏有多少少男少女的爱情故事……

那时我年纪小,可中学的少男少女们正像春天的幼苗一样,渴望着油菜花开,好像油菜花开了,他们的爱情之花也会怒放一般。

每年的麦收后那块土地就空着,待秋天来到时,六队的农民们就将土地平整得像海绵床一般。伴着绵绵秋雨,农人们就播下油菜的种子。秋风吹过,寒意袭来,雁往南飞,油菜种子恰好就冒出了嫩芽。那海绵床的大地上绿意盈盈,像绒绒的地毯。渐渐长大的绿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当油菜抽苔时,春节就快过完了。我们家就住在学校里,没有自留地,那油菜苔就成了我们的美味。用炼过油的猪油渣,炒那绿油油的油菜苔,再吃一个荞麦肉团,那滋味美极了!

这时节油菜就疯长,如果是夜阑人静,趴在油菜地里,甚至可以听见油菜拔节的声音。油菜杆粗壮,渐渐就长得和我一样高,我们钻进去,稍稍把腰弓一下,人就隐进了万顷绿色中,惊起一只只山雀子“扑腾”一声飞出油菜地,把个油菜碰得枝叶乱颤。那里是我们的乐园,小伙伴们像小兵张嘎一猛子扎进了白洋淀的芦苇荡一般,神秘又惬意,想象丰富又神奇。

看到那勃勃的油菜,就有一头小鹿在少男少女的心中横冲直闯。中学里的少男少女们瞅着那块油菜地眼睛发绿,校园里弥漫着钟情和怀春的气息。油菜地是一个约会的好去处,那些大胆的少男少女们迫不及待地钻进了那块油菜地里亲亲密密倾诉着情衷。我们在油菜地捉迷藏时就碰到过钻油菜地的他们,他们却不害怕,还向我们做着鬼脸呢,但大多数是有色心没色胆的,王继光就是其中的一位。王继光,来自细市一个山村,可能是那里的水好吧,他人长得特别帅,高高的个子,身上的肌肉八大块,显得特别威武,但却不粗鲁,反而有点文文静静的。我喜欢他,是因为他的乒乓球打得好,我和他是铁杆球友。其时,他暗恋着学校的校花肖美云。肖美云,真如她的名字,高挑的身材,均称得可作模特,该凸的一点也不隐晦地凸成山峰,该凹的地方毫不含糊地凹下去,柳叶眉下长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嘴角微微挑起,总像在笑一般。学校里不知有几多人喜欢她,有明着表白的,也有暗中递纸条的,但她都不屑一顾,谁也不知她喜欢谁?王继光,喜欢她喜欢得发狂,茶饭不思。有次和我打球时他心不在焉,时常把好好的球打飞,我就问他:“怎么了?”他望着我说:“说了你也不懂!”我说:“别那么瞧不起人,你不就是想和女生钻油菜地吗?”听我无忌童言地说穿了他的心思,他的脸一下红了,双手搓个不停,脸红红的。我接着说:“继光哥,你喜欢谁?是不是也喜欢美云姐?”他瞪着眼诧异地望着我,“兄弟,你怎么知道?”我讪笑着:“你们中学的那点破事都传疯了,谁人不知啊?”还莫说,王继光和肖美云身高与模样还真般配,蛮他对我说:“兄弟,你能帮我忙不?”我诡秘地说:“那你要我怎么帮你?”他说:“你帮我递个东西给她可以么?”我拍着胸脯说:“哥,这点小事啊,我愿意为你效劳!”听我这样说,他的愁眉舒展,仿佛他和美云姐的好事成了似的。于是他又恢复了在球桌上的那种杀性,和我在球桌上大战了一盘,那盘球杀得真叫过瘾啊!

还没轮到我帮继光哥给美云姐递纸条,油菜花就开了,那个黄啊,真像金子一样眩目。开了花的油菜地里,蜜蜂与蝴蝶齐飞,人影与菜花共舞。这个季节的油菜花不出点花花事儿,也太对不起这开得正灿灿的油菜花了。那年就发生了震惊公社方圆十几里地的桃色新闻。

中学里的女生王翠宝和男生刘光明在油菜地里鬼搞被逮了个正着。发现这件事的是石老师,为什么是石老师呢?因为石老师觊觎王翠宝已多时了。王翠宝肯定没肖美云好看,但她也有她的味道,个子虽没美云高挑,但显得更丰满些,尤其是胸膊,走几步还好,要是跑起来,那两只小兔子“突突”地跳,跟蹦出来似的。她脸庞稍宽,但很耐看。莫说,石老师还是蛮有眼光的。实事求是地说,石老师长得也是一表人才,瘦而均称的身材,架一金丝眼镜。怎么看,石老师都是一副儒雅的样子,只是没想到他这副儒雅的外表下却是一肚子的坏水。

王翠宝显然知道石老师喜欢她,怀春的少女都是极其敏感的,但她却不喜欢石老师那副稍显弱不经风的样子,而且年纪也偏大了点,最主要的是石老师还是个有妻室的人,有妻室的人还在外面拈花惹草,不是流氓又是什么?也许是越得不到的越发痴,石老师对王翠玉那是想得发痴。晚自习时,本来不带王翠宝他们课的石老师总会站在窗口,隔着窗户望着煤油灯下王翠宝的倩影发呆,王翠宝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石老师的神经……

石老师一直在捕捉与王翠宝单独相遇的机会,终于让他逮着了一个机会。那是一个农忙时节,学校照例放农忙假,同学们都回家去帮生产队劳动了。刚好轮到王翠宝和另一个女生护校,王翠宝很是开心,可以躲过那又苦又累的农忙假。王翠宝在学校食堂吃过晚饭后,就独自到学校坡下的小河边散步,一会看河水潺潺地流过,一会看鱼儿在水底自由自在地游,一会儿摘些不知名的小花放在鼻子底嗅一嗅。就这样,一直到夜色降临月亮爬上东山,她才意犹未尽地上坡回校。在这坡道的中途和石老师不期而遇了,石老师是蓄意的,他见着王翠宝满脸堆笑地说:“翠宝,没有回家?”王翠宝不晓得会遇见石老师,面色突然通红,说:“今天轮到我护校。”说着便要走,石老师说:“翠宝,你不要走嘛,我们聊聊天。”翠宝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心脏“嘭嘭”地跳,低着头玩着自己的发辫。石老师走近了,一只手正往翠宝的身上摸去,翠宝就像触电一样,本能地用手一挡,正好和石老师的手碰到了一起,石老师顺势将王翠宝的手一拽,王翠宝猝不防就倒在了石老师怀里。石老师双手就楼住了王翠宝,接着嘴唇就印在了翠宝的红唇上。翠宝慌乱中,手乱抓,不小心抓到了石老师的脸上,同时把石老师的眼镜也抓落了。石老师什么也顾不得,少女的芬芳让他忘记了一切,他粗气直喘,像头老牛般上气不接下气。当他想腾出手来更进一步撩开翠宝的衣衫时,和她一同护校的女生正在找她,“翠宝!翠宝!”声音从学校食堂向坡下传来。石老师感到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近,先是把印在翠宝的红唇上的嘴唇像揭纸样揭了下来,然后让翠宝站稳后才松了手。顿时,翠宝“哇”地哭出了声。石老师被这哭声吓坏了,连眼镜也没找就摸黑逃离了现场。当翠宝的女伴找到她时,翠宝已是梨花带雨,眼泪流得一塌糊涂,但任凭女伴怎么问,翠宝硬是一言没发,只是拼命地哭。女伴也不好再问了,其实她看到了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朝水圳那边跑过去了,和自己心猜着的八九不离十。翠宝正哭得这样,她怎么好再打破沙锅纹到底呢?只得搀着翠宝回到寝舍。回到寝室,翠宝仍然抽搐着,蒙着被子昏睡了过去。

待农忙假过后,师生们都回了校,翠宝却瘦了一圈。石老师原来还有些忐忑,害怕王翠宝告发他,所以有几天不敢见她,后见风平浪静,又故态复萌,常常找机会接近王翠宝,找机会和她说话。她见了石老师,脸红得像朝暾般,心“突突”的蹦,只得加快步伐远离了他。

虽然王翠宝很害怕石老师的骚扰,也夺去了她的初吻,但少女对爱情的渴望一点也没减少。夜阑人静时,王翠宝偶尔也会想起石老师的吻,那次是她的初吻。尽管有些迷迷糊糊的,但也有点新奇,甚至还有点说不清的味道。

王翠宝尽量不和石老师见面,可石老师却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这时,同班同学刘光明闯进了她的世界,今天是一张小纸条,明天是一条花手帕,后天是一束野花,变着花样地追求她。本来被石老师搅得有点春心荡漾,又正想摆脱石老师的纠缠,很自然,王翠宝就答应和刘光明谈起了恋爱。要说刘光明,虽说是个农村孩子,但长得那是相当的洋气,脸白皙皙的,浓眉大眼,尤其是那个小分头颇有点王心刚的范,如果穿上一件西装,那是又帅又酷。和石老师比起来,刘光明年轻充满活力,王翠宝心中的天平当然会向刘光明倾斜。面对王翠宝和刘光明的恋爱,石老师就不愿意了,但也明里没有好的办法去拆散他们。于是,他就像盯梢一样盯着王翠宝,总想寻个机会报复,出下她的丑,可以终止他们的恋爱。

在一个月夜,他俩一前一后溜出了教室,闪入了油菜地。在油菜地的深处,他们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如饥似渴地享受着彼此的吻。那是一种两情相悦的吻。他俩的气息越来越重,手里的动作也越来越多,相互拉扯着衣衫。这一切,都看在石老师的眼里,他一直盯梢着。此时,他真是羡慕忌妒恨呀!他要阻止这一切继续向纵深发展,要是两个小情人把生米煮成了熟饭,他就一点念想都没有了。于是,他大喝一声:“你们在干嘛?”声音在岑寂的夜里,像一声炸雷,把王翠宝和刘光明这对热恋的男女劈得头晕目眩,刚才还抱得铁紧的躯体猛地弹了一下松开了。这时,正在上晚自习的学生们也都闻声从教室里奔了出来,油菜地边围满了看客。这是石老师始料不及的,他原本没想引出这大的动静,可现在覆水难收,学校的最高行政长官饶校长也被惊动了。王翠宝和刘光明从油菜地里出来时,王翠宝的衣衫扣子都扣错了一颗,头发就乱得似杂草,还带着油菜的花瓣;刘光明也好不到那里去,上身的衣服整个没扣,白白的胸脯晃人眼睛。当王翠宝和石老师对过眼时,王翠宝的怨恨是不言而喻了,她咬牙切齿地骂石老师一句:“流氓!”石老师听了,也不敢说什么,周围的师生很清晰地听到了这个骂声,有些听到过石老师喜欢王翠宝绯闻的师生恍然大悟,原来石老师的所作所为是真的,只是没被抓到现行。

那时学校对谈恋爱管得很严,可以说将谈恋爱视为洪水猛兽一点都不为过。于是,王翠宝和刘光明被隔离在两间房子里反省,要他们交待经过。一张白纸和一支笔,摆在王翠宝和刘光明的面前。他俩都说是自己主动的,彼此都保护着对方,但王翠宝说出了石老师非礼她的事,可石老师在县上有一定的背景,现在又没有十足的证据,加上饶校长也不愿意把事情搞大,便草草了结了这桩桃色事件。最后王翠宝和刘光明也没受处分,只被批评教育了一下。但在大市中学他俩显然是呆不下去了,只得双双离开了学校。

其实,就在油菜地的风波正起时,王继光暗恋着肖美云的故事也在继续着。他才对别人的桃色新闻不关心呢!他甚至很羡慕刘光明和王翠宝,这一闹,不就把事做实了?要是他和肖美云能有这样的好事,那该多好啊!他就加快了行动的步伐。一天晚上,月华如水,我正在家里写着作业,父母到学校办公室办公去了,王继光找到了我,神秘兮兮地把一个蒙着红绸锻的本子递给我说:“兄弟,你给我送给她。”继光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面胀得通红。

我接过继光的笔记本,问道:“要是美云姐不接呢?”继光抓了抓头,愣了一会,说:“那就扔了它。”我说:“那多可惜呀,我就留着写日记。”他讪笑道:不会的,她会要的,阿弥陀佛!”我说:但愿吧。”我扬起了笔记本,继光大呼道:“别扬,别扬,那里面有东西!”我纳闷了,有东西?没等继光回答,我翻开一看,啊!原来是一封信。没有信封,信被折成了一绺,然后从中对折,成一个正方形,两头伸出的纸,就像女孩子长长的小辫子。

拿着继光哥给我的笔记本,我就去找了美云姐。走到她的教室门口,倚在窗户边,我把笔记本本能地反在手后,对着窗户边的同学压低声音说:“我去找肖美云。”美云姐看到我了,我向她招招手,她很快就从教室走了出来。来到走廊上,我对她说:“继光哥让我送个东西你!”说着,便把反在手后的笔记本递给了她。她看到这个红缎面的笔记本,惊讶得脸都变了形,“好漂亮呀!是给我的吗?”我说:“是的,里面还有一封信。”一说到信,她的脸立马就潮红起来,她知道信意味着什么,刚刚过去的王翠宝事件让她心有余悸。她伸出接本子的手又缩了回去。我说:“美云姐,这本子好漂亮啊!你不要,我可拿去写日记了!”她听我这么说,又把手伸了过来。“这本子是好漂亮的,给我吧。”我便把本子递给了她。她拿着本子,没有直接回教室,而是去了寝室。看着她去了寝室,我就不好意思跟了去,只在背后看着她的背影,她的背影真是好看啊!

癫痫病治疗医院
治疗癫痫病大概需要花多少钱
四川治疗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牛角之歌网 | 逼婚总裁诱宠娇妻 | 奶粉美素佳儿 | 杭州买家具去哪里 | 装修完多久能住 | 厦门土工格栅 | 手上起水泡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