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正能量实践版 >> 正文

【看点.红尘】危险接触(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汪子明最近不知又中了什么邪,老耷拉着一张臭脸,连看我的眼神,都带着一股寒意。问他怎么了?半天也不应一声,要么低头玩手机,要么看电视,简直视我为无物。感觉他是在生我的气,可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惹他如此不开心。

结婚七年,他动辄就如此,摆出一副全世界都欠他的苦大仇深样,我算是服了。你说这两口子过日子,哪能这样?你要觉得我哪句话说错了,那件事没办好,说啊!人常说:“话,是开心的钥匙。”可他偏不说,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哪能事事随了他的意?哎,累了,真不想靠猜测过日子。

难得周末,出去转转,舒缓舒缓心情吧。

当我身后的那扇门,“咣当”一声关上的那一刻,我茫然了,大千世界,哪儿才是我的容身之处?为了不使爸妈担心,娘家肯定是不能回;为了不让我的坏心情,影响朋友快乐周末的心绪,我决定一个人去莲花山公园看荷花展。

人,倒霉的时候,往往喝一口凉水都会塞牙。当公交车快到莲花山公园时,天空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到站后,我无助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傻傻地看着其他乘客,个个走到门口潇洒地撑开一把伞,宛如打开了一把把美丽的降落伞,“呼啦”一下跳下车离去。车门“咔嚓”一声合上。司机正待起步,我急忙冲司机喊了一声:“有下!师傅,还有下!”

“有下,就赶紧。磨磨唧唧真烦人!”司机很不高兴地回头看着我。

我看着大雨磅礴的车门外,犹豫片刻,低头抱紧包,不管不顾地跳进了水流成河的路面。突然,我发现我头顶的雨停了。我的身边多了一位穿白色休闲鞋,灰色休闲裤及深蓝色T恤的男子。此时,他正用一把黑色大伞隔开了我和他头顶的雨水。

男子大概三十岁左右,身材魁梧,皮肤白皙,幽深的眸子里仿佛有一种慑人魂魄的深情,吓的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谢谢你!我——我今天着急出门,忘记带伞了。”我尴尬地低下头。

“你好!我叫郑阳,是恒泰电子厂的部门主管。”男子微笑着朝我伸出手。

我急忙将包背在肩上,礼貌地同他握了个手,“你好!叫我英子吧。请问是A区,市场对面的那个电子厂吗?”

“是的。”郑阳笑看着我。

“哇!离我们公司很近,我好像没看到过你。”

“是吗?我可是经常看到你,是你没注意到我而已。”郑阳低头用指头在自己眉心点了点。

“不好意思,我真没注意到你。你是在哪儿经常看到我的?”

“我几乎每个早晨去公园跑步,都能遇到你。”

“哦,没看出来,你也是个喜欢运动的人。”

“怎么?我的身体不棒吗?”郑阳幽默地用拳头在自己的胸前捶了捶。

“没有,没有,你的身体很健壮。”

“你今天,是来看荷花展的?”郑阳指着公园门口问我。

“是啊。你呢?”

“我原本要去一位朋友家里,结果见你没带伞,就随你下车了。”

“哦,非常感谢!不过,不用麻烦你了。这暴雨一般都是一阵一阵的,下不了多久,我去公园门口躲一阵子就停了。”说罢,我低头向公园门口跑去。

郑阳撑着伞跑到我身边,“没事,我已经告诉朋友,我临时有事去不了了,让他别等我。雨太大了,走,我们去公园门口。”郑阳把手搭上我的肩,很自然地拥我向前走。我不好意思地向周围看了看,不着痕迹地拉下郑阳放在我肩上的一只手说:“别这样,让人看着不好?”

郑阳尴尬地举起被我刚才拉下的那只手,说:“对不起!没注意,就——”

到了公园门口,我对低头收伞的郑阳说:“你,你不用管我,还是忙你的正事去吧。”

“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这不,周末嘛,跟朋友聚聚而已。”郑阳表情玩味地看着我:“你真的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盯着郑阳看了许久,还是想不起来我在那里见过他,“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向来是见了朋友和熟人才会聊聊天、打一声招呼。对于陌生人,我一般都是低头而过。所以,就算是遇到一百次,我都记不住。因为,我压根就没看到过你的脸。”

“还记得上个月的一个星期日早晨,从大山坡公园跑完步回来,在山脚下等红灯时,要不是我把你往后挡了一下,你可就被车撞了。”郑阳笑眯眯地盯着我。

“啊,原来是你?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当时都被吓蒙了,竟然没看到你的脸,尤其后悔当时连一声谢谢都没跟你说。为此,我还自责了好一阵子呢。”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

“留个电话号码吧。改天请你吃个便饭,以感谢你的搭救之恩。”

“那就今天吧。不用怕,我饭量很小,花不了你几张毛爷爷。”郑阳打趣道。

“你今天有事,就不打扰了。改天吧,改天一定请你。”

“没事,我刚才不是已经告诉你,我不去了吗。既然,我们今天碰上了,就是有缘人,我陪你一起看荷花展。”

“哎呀,真不用,你还是忙你的去吧。”

“怎么?觉得跟我一起看花展,掉架子,是吧?”

“没有,没有,你想多了。不就是一起看个花展吗?有什么掉不掉架子的。”

“那就好。”郑阳笑笑,又问:“怎么一个人来的?你老公呢?”

“你认识我老公?”我答非所问。

“晨跑时,偶尔见你同他一起。”

“他,他今天做全职奶爸。”我言不由衷。

“难得周末,一家人一起多好?”

我无奈地笑笑,“你呢?怎么没带老婆和孩子?就打算一个人去跟朋友聚会?”

“老婆五前年因车祸去逝,留下一个女儿,今年六岁半,上幼儿园大班……”郑阳心情沉重地向我述说起他的家事。

“不好意思,我无意提及你的伤心事。”

“五年了,心已经没那么痛了。该面对时,还是要面对的。”郑阳拿出一支烟含在嘴边,正待点火,看看我,又收了起来。

“没事,你想吸烟就吸吧,不用顾及我。”

“不吸了,吸得越多,喉咙越不舒服。”郑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我和老婆是大学同学,而且同岁。一毕业我们就结婚了。结婚那年,我们刚好二十五岁,本命年。奶奶曾劝我,本命年结婚不好,让我们第二年再结,可我没听,只想尽快和女朋友生活在一起。”

“想很快将女朋友变成老婆,说明你们很恩爱,早早结婚也是好事啊!”

“可是,就在我们婚后第三年七月,老婆就出了车祸。从此,我们便阴阳相隔,永世不得再见。或许,我当时听了奶奶的劝告,第二年结婚的话,什么事也不会发生。”郑阳后悔不已。

我劝郑阳,说:“巧合而已,不要去信那些莫须有的东西……”

雨,终于慢下来了,淅淅沥沥的仿若伤心欲绝的女子嚎啕大哭后不眠不休的啜泣。

郑阳撑着伞紧随我身侧,我觉得跟一位陌生男子同撑一把伞有些不自在,便说:“毛毛细雨,淋不湿衣物。不用管我,还是你自己撑着吧。”

郑阳看了看公园路上的行人太多,人人撑一把伞,有些拥挤,便收了伞,走在我的身后。

莲花山公园的各个小道旁布满了荷花盆栽,那一朵朵默然盛开的荷花,遭暴雨冲刷后,宛如花季的少女突遭强盗蹂躏后,衣不遮体、披头散发。只有那些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依然凌波仙子一般冰清玉洁地站立于细雨中。

突然,郑阳叫住我,指着路边的一盆粉色荷花盆栽说:“英子,你看这朵荷花,多美!刚才那么大的雨,竟没伤她分毫,这端庄优雅的神态,简直美得不可方物,就像站立于细雨中的你一样清新脱俗。”

“扯远了啊,如今的我,人老珠黄的,哪能跟它相比?”

“在我眼里,你跟它一样美,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英子。”郑阳深情地看着我。

突然被郑阳这么看着,我一下子慌了神,急忙推郑阳一把,“干吗呢?搞的跟恋人似的。”

郑阳笑着拿起手机,对着我不停地狂拍。

“删了,删了,丑死了。”我跑过去抢郑阳的手机,结果他人高马大的,我跳了一圈也没抢到手,反而不小心撞到了郑阳的怀里。郑阳直楞楞地看着我,那眼神仿佛要融化了我一般,惊得我心里“咯噔”一下,急忙脱身站到一边。

郑阳不自在地搓搓手,原地转了一圈,指着荷塘那边,“我们去那边看看。”

“好。”我默默地跟着他向荷塘走去。

“你老公待你好吗?”郑阳突然回头问我。

“还好吧。”

“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我们现在不就是好朋友了吗?”我不解地看着郑阳。

“嗯,是。我们现在就是好朋友了。”郑阳难为情地挠挠头,“那,那我以后能像今天这样约你出来玩吗?”

“不可以。要是那样,被我老公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那我们加个微信吧,偶尔聊聊微信总可以吧?”

“加微信可以。”我用手机扫了郑阳的微信二维码,把他加进我的微信联系人里。

下午四点多钟,我们离开了莲花山公园,各自回家。

此后,我和郑阳相约去公园跑过几次步,每次去,郑阳都带了早餐在公园门口等着我。后来,考虑到跑步的熟人太多。虽说我和郑阳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但人言可畏。为了不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告诉郑阳,我以后不去公园跑步了。

每晚九点钟,郑阳准时会给我发微信,聊他每日工作中的乐闻趣事,聊他的女儿,聊他最近看了什么小说、什么电影。总之,一聊就是大半天。郑阳对我很关心,有时感觉被汪之明还要关心我。

有段时间,我真想跟汪子明离婚算了,老这样动不动就耷拉一张脸,对我不冷不热的,真闹心。后来,静下心来想想,结婚七年了,汪子明对我还是挺好的。有什么好吃的、好用的都先让给我;每天下班回家,汪之明早打开门,笑眯眯地站在家门口,“小妞,回来了。”平日里,只要我看上的衣服和首饰,无论多贵,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便给我买到手。那种发自内心的在乎,那种温情,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做到的。

哎,是人,谁能没有一些小情绪,或许是他工作不顺心呢,作为妻子,我也该体贴体贴他才对,还是一心一意跟他好好过吧。

为了不伤夫妻感情,我劝郑阳:“好好找个老婆过日子吧,别再动不动就给我发微信了。这样,日子久了,我老公会误会的。”

郑阳很听话。从此,再没发微信给我。可是,不知怎么了,十来天没看到郑阳发微信给我,我的心里却莫名地慌乱起来。每晚九点钟,我都要神经质地翻看一下手机微信。二十天没看到郑阳的微信,我再也坐不住了,我有点担心他:郑阳是不是生病了?是不是发生意外了?我忍不住发微信给郑阳:“你最近好吗?”郑阳没回我。

第二十一天清晨,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去公园山路跑步,希望能看到郑阳的身影。果然,我在公园路口看到了郑阳。突然,我的小心脏猛烈地跳动起来,我不觉吓了一跳,我这是怎么了,见到郑阳,怎么会这么兴奋,莫非我……我不敢再往下想。不可能,我只把郑阳当成好朋友而已。

郑阳瘦了,才二十来天没见,他瘦了一大圈。我看着郑阳吃惊道:“怎么了?生病了吗?”

“想你了。二十多天没见,难道你就没想我?”郑阳笑嘻嘻地看着我。

“又没正形了哈,咱俩什么关系?有什么可想的?”我白了郑阳一眼。

“嘿嘿,开玩笑的。”

“啥玩笑都可以开,唯独这种玩笑不能开哦,我可是有夫之妇。”

“还说不想我,说好的,再不来这里跑步了,今天突然又来了。”郑阳得意地看着我。

“切!想太多了吧?你。”我笑着在郑阳背上拍了一把。

晨跑一个小时后,郑阳约我陪他在路边的长条椅上坐坐。我说:“我要回家洗衣服。”

“最后一次,陪我坐坐,以后绝不打扰你。”郑阳一脸期许地看着我。

“那就坐坐吧,朋友一起坐着聊聊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郑阳变戏法似的拿出一瓶纯牛奶插上吸管递给我,我正待喝牛奶时。他却深情款款地拨去我额前的一撮乱发,用他那摄魂的眼眸直直地盯着我。须臾,郑阳鬼使神差地将他性感的双唇凑近我的唇,我的心突然狂跳起来。我本能地推开郑阳,说:“不要!我们不能这样。”我一溜烟儿跑回了家。

中午,郑阳打电话给我道歉:“英子,对不起!早晨,我不是故意要冒犯你。我——我太喜欢你了,我真的是情不自禁。”

我有气无力地说:“郑阳,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关爱和照顾!谢谢你的喜欢!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以后,为了我的家庭,我再不会去公园跑步,也再不会跟你有任何联系,你还是找个老婆好好过日子吧。”说完,我立马从微信通讯录里将郑阳的微信删除了

我以为我对汪之明的爱,是全心全意的,我以为我从来没对郑阳动过心。可是,郑阳的身影总会时不时地钻进我的脑海里。或许是习惯,每晚九点钟,我都会兴奋地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他发来的信息或者打来的电话。更让我恐惧的是,一天晚上,汪之明温情地抱我入怀的那一刻,我突然感到非常的恶心,我打心底里对汪之明有了一种抗拒感。当时,连我自己都吓了一大跳,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爱上了郑阳?我对自己不知不觉的精神出轨而感到非常的震惊和自责。

从此,我和郑阳断绝了一切的联系……

慢慢地,我和汪之明之间,又恩爱如初了。

北京癫痫救助中心
癫痫急救方法
小儿癫痫的治疗偏方

友情链接:

牛角之歌网 | 逼婚总裁诱宠娇妻 | 奶粉美素佳儿 | 杭州买家具去哪里 | 装修完多久能住 | 厦门土工格栅 | 手上起水泡痒